茶了.

最喜欢你的那七年

1.孽缘

我叫张真源。


我喜欢一个人。对,爱人的喜欢。他叫严浩翔,男的。


第一次见他还是小屁孩儿时期,对啦对啦,就是俗称的竹马竹马啦。

其实刚开始我是很烦他的。我小时候吧,就不爱讲话。可他就一副非要把我收服当他小弟的架势。(没错他当时特别想当老大。现在看来根本就是中二病。)


前期的攻势还算温柔,没事儿送个糖啥的。不过能不能吃是个问题。


比如说有一次,他给我三个黑色的疑似石头的东西。我正纳闷儿他要干啥的时候,他讲这是他妈烤的曲奇。他刚说完我就感受到手里散发出的黑暗气息。


你妈在逗我?!


我怀疑是他和他妈密谋我不当他小弟就毒死我。


我淡定的对他道谢转身就跑。 我找到我最亲爱的两个小伙伴说请他俩吃饼干。


陈泗旭和林飘刚吞下去就对我感激涕零。说以后一定要找个机会一起neng死我。


很好,我更加确定了之前的想法。


然后我淡定的趁陈泗旭张开嘴时把仅剩的一块儿塞进他嘴里。 然后他边哭边追我绕了幼儿园整整五圈。


那之后严浩翔再也没给我送过糖。我不知道是为什么。可能是因为气到七窍流血的林飘,冒着被幼儿园老师拖进小黑屋的风险趁着中午午睡的时候爬上他的床,狠狠踹了他一脚。


本以为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直到有一天我不小心听见他跟一群狐朋狗友商量要不要把我打一顿。 我突然就决定认他做老大了,即使他是个智障。隔天我就声情并茂地跟他讲了我的请求。又来了个标准90°鞠躬,这事儿才算过去。


认了他做老大之后他一天天的来找我找得更勤了。我大多数时间是被我身边的林飘吓走。据说上回那一脚给他留下了心理阴影。


林飘看我的眼神突然就变得怪起来。呵呵,我就知道即使是小孩儿天真的外表也掩盖不住他身体里一颗猥琐的心。


这种平衡没过多久就又被打破了。幼儿园新来一个小朋友。男的,对,男的。叫宋亚轩。


陈泗旭花了十秒钟就喜欢上了他。非认为在他是个女的。爱穿男装的女生。那之后他就展开了追求。被拒绝了无数次,没想到越挫越勇。所以有一段时间我和林飘一直是避着他走路的,见到他也装不认识。


无奈之下,我就去求了严浩翔。反正他鬼点子多。 然后有天趁着宋亚轩上厕所的时候严浩翔把陈泗旭带了进去。知道真相的陈泗旭悲痛到无以复加。 而作为朋友的我们一脸冷漠。


但他还是没有决定就此放弃。用他的话来说就是真爱嘛分什么男女呀。


之后不知道为什么我就莫名其妙的欠了严浩翔一个人情。如果当时天真的我知道以后严浩翔动不动就用这个人情来要挟我,我宁愿让林飘去踹陈泗旭一脚也不愿意去求严浩翔。


唉,孽缘啊孽缘。

评论(4)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