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了.

Disease

贺峻霖醒来的时候,发现周围一片黑暗,手和脚都被绳子绑起来了。他很害怕,他不知道这是哪儿。他只记得是在放学经过一条巷子的时候狠打中了头部,当即他就晕了过去。和俊玲的眼睛终于适应了黑暗他四处看着。这里…似乎是个废弃的仓库。

身后传来的巨大声响拉回了他的思绪。他的眼睛一时受不了刺眼的光线眯了起来。这也不妨碍他对面前人的熟悉。

“张…张真源?!”
他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
张真源慢步走了过来。他蹲下身子,歪头看了会儿震惊的贺峻霖。
“唔…你醒了,看到我用不着这么惊讶吧?哦,好像确实应该惊讶下。知道我为什么要请你来这儿吗?”
张真源加重了请的语气。说完又笑起来。一脸人畜无害。

贺峻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惊恐。他颤抖着身子,又晃了晃脑袋低骂了一句疯子。而后又失控的大吼“你这个疯子!你TM到底想干什么!!”
张真源脸上的笑意更大了。他用手摸上贺峻霖的脸满意的看着他脸上浮现的神情。

呐…是恐惧啊。真的是,太可爱了呢。

“霖霖应该不知道吧。为什么呢?那是因为啊…你不乖哦。你怎么可以喜欢上别人了呢,这让我很苦恼呢。你可是属于我的呢!”
张真源突然站起来,眼睛直直盯着贺峻霖。
“我的东西喜欢上了别人,我该怎么办呢?”
张真源用食指抵着下巴,做出一副思考的状态。

慕的,他眼睛亮了起来。
“呀!真是的,我都忘了。那个被霖霖喜欢上的人已经死了呢!”
张真源乖巧的歪着头。
贺峻霖此时已经无法思考了。

死了?谁…死了…

“把那个人处理完了,我该怎么惩罚霖霖呢?”
张真源鼓起腮帮子,一脸委屈的看着贺峻霖。
“即然我的东西喜欢上了别人,那么,你就去死好啦!”
像是困扰许久的问题终于得到了解答。张真源开心的笑着眯起眼。声音无害又无辜。

张真源又重新蹲下身子,刀架在贺峻霖的脖子上。感受到那人的颤抖,又低笑出声。
“霖霖乖,不怕哦。我这么喜欢霖霖,霖霖死了,我也一定会去陪霖霖的!所以霖霖没关系的哦,你不用害怕。”

话音刚落,手中的刀便发了力。
张真源看着地上全身是血的人,眼神痴迷。
用那把沾上血的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手腕一用力鲜血喷涌而出。

啊…霖霖一定要记得最喜欢你的人是张真源哦。霖霖也只可以喜欢张真源哦。

—END—

……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以上是我华华丽的分割线。
文章结束,其实我觉得也还好,也不是特别病娇。最近很迷这种病娇风。第一次发文,文笔略渣,格式也不咋地,反正大家凑合看吧!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