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了

最佳涉外万寿菊酒店。

现在放二恋还有人看吗。。。。

方墨最近怎么了嘛,,,没有小姐姐写文了,我好慌。。。

致刘志宏

刘志宏,已经一年多了,你怎么还不回来啊。
昨天晚上有人说你去了现场,又有人说没去。说真的当时一看见你名字眼泪立刻就掉下来了。还有好几天前,有人在机场碰见你了,知道以后真的特别难过,哭得不行。其实之前很长一段时候没你的消息我已经不是很难过了,也不知道为什么见到关于你的事的时候还是会哭成那样。可是啊,刘志宏我会一直等你的。就算你不回来也可一定把自己照顾好,一定要好好的。
刘志宏,我真的好想你啊。

目击者(3)

今天刚一上班严浩翔就被组长拦住了,递给他一份文件。

“小严,我们查到这些天死的人高中都是在你的学校上的。而且。。。都和你一个班。”

严浩翔一顿。怪不得那晚那男人那么眼熟。

“啊,还真是。”

严浩翔细细翻看着文件。

“你想想他们在上学时和别人有过什么大的矛盾吗?”

“呃。。。这个。。。”

严浩翔支支吾吾的。

“小严!知道什么就说啊。对案子进展会有帮助也说不准。”

“我想那大概是我这辈子做过的最过分的事儿了。。。”

高中时期,和严浩翔关系最好的是张真源。

那个全校师生眼里温柔如玉的人。他对所有人都很好。严浩翔却是让老师头疼的存在。逃课,打架每件事都可以和他挂上钩。这样不同的两个人却成为了很好的朋友。 第一次见面就像电视放的狗血剧情。好学生被学校里的坏学生堵在巷子里,严浩翔及时出现救了他。也因此次事件一战成名。

而张真源却隐藏了很多东西。不能让人知道的秘密。比如他是gay,比如他喜欢严浩翔…… 可这个秘密却被同学无意中撞破了。

那个同学问张真源借他的课堂笔记来抄。张真源那时正有事,就让那个同学自己在他书包里拿。 那个同学也没在意随便拿了一本就走。 问题就出在这,那是张真源的日记。

第二天张真源来学校时就发现全班人看他的眼神都不一样了,连严浩翔都是一样。那个同学皱着眉小心翼翼的把日记放回张真源的桌子上,看向张真源的眼神似乎还带了点。。。厌恶?

张真源一脸疑惑,当他看向桌子上的那个本子,一切疑惑都有了答案。 而周围的议论声也大了起来。

“看他,平时对人那么好,原来是。。。”

“就是,他个男人还喜欢女装。。。噫,好恶心。”

……

这时有个人走了过来拍拍张真源的肩。

“哟,兄弟,看不出来口味挺重啊。和我们分享一下平时做那档子事怎么干的啊?哈哈。真TM恶心!呸!没想到平日那么友好的张真源居然是个同性恋还是个异装癖。怪不得好学生张真源会和浩翔做朋友,原来是喜欢上他了呀。恶心的同性恋!世上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人?如果我要是你还不如死了算了!”男生恶劣的笑。

张真源低头咬紧牙关。眼泪快要流下来了。

那,严浩翔会怎么想?

张真源抬头看向严浩翔。那人也正看着他,察觉 到张真源的目光却低下头。一时间,所有的人的目光全投向他们。

张真源向他走过去,手刚触碰到他的衣角立马就被他避开。周围全是看戏的眼神。严浩翔尴尬的退了几步,张真源本就喜欢他,如果帮了他同学们肯定会对他们关系更加。。。张真源并不是非交不可的朋友,所以。。。

张真源震惊的看着他。眼神满满的绝望。

此后张真源再也没来过学校。连退学手续都是他姐姐代办的,他姐姐走的时候碰见过严浩翔。

“你就是严浩翔?呵。”

女人轻蔑的看了他一眼说了句话就走了。 那之后严浩翔再也没见过他。

“啧,人家也没错啊。你们那些同学还真是过分。那你觉得张真源会不会是报复?”

组长说。

“嗯。。。我,我不知道。。。”

这次谈话后的一整天严浩翔都恍恍惚惚。直到晚上回家发现门没锁才反应过来。想了下今早出门门明明锁了严浩翔深吸了口气走进门。

现在小偷真的是,连点都不踩就进门而且门还不关。诶?灯也开的?讲真这小偷技术真不行。下一秒他就愣住了。那个女人!啊,不,不是。那个人怎么会在这?!

那个人见严浩翔回来了对他笑了笑。

“好久不见啊,严浩翔。”



。。。。。。


其实我都不知道写得什么东西了。。。心累,写得好烂。原来这其实是个短篇来着。。。😒字数每篇都不一样我也是醉了。

最喜欢你的那七年

1.孽缘

我叫张真源。


我喜欢一个人。对,爱人的喜欢。他叫严浩翔,男的。


第一次见他还是小屁孩儿时期,对啦对啦,就是俗称的竹马竹马啦。

其实刚开始我是很烦他的。我小时候吧,就不爱讲话。可他就一副非要把我收服当他小弟的架势。(没错他当时特别想当老大。现在看来根本就是中二病。)


前期的攻势还算温柔,没事儿送个糖啥的。不过能不能吃是个问题。


比如说有一次,他给我三个黑色的疑似石头的东西。我正纳闷儿他要干啥的时候,他讲这是他妈烤的曲奇。他刚说完我就感受到手里散发出的黑暗气息。


你妈在逗我?!


我怀疑是他和他妈密谋我不当他小弟就毒死我。


我淡定的对他道谢转身就跑。 我找到我最亲爱的两个小伙伴说请他俩吃饼干。


陈泗旭和林飘刚吞下去就对我感激涕零。说以后一定要找个机会一起neng死我。


很好,我更加确定了之前的想法。


然后我淡定的趁陈泗旭张开嘴时把仅剩的一块儿塞进他嘴里。 然后他边哭边追我绕了幼儿园整整五圈。


那之后严浩翔再也没给我送过糖。我不知道是为什么。可能是因为气到七窍流血的林飘,冒着被幼儿园老师拖进小黑屋的风险趁着中午午睡的时候爬上他的床,狠狠踹了他一脚。


本以为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直到有一天我不小心听见他跟一群狐朋狗友商量要不要把我打一顿。 我突然就决定认他做老大了,即使他是个智障。隔天我就声情并茂地跟他讲了我的请求。又来了个标准90°鞠躬,这事儿才算过去。


认了他做老大之后他一天天的来找我找得更勤了。我大多数时间是被我身边的林飘吓走。据说上回那一脚给他留下了心理阴影。


林飘看我的眼神突然就变得怪起来。呵呵,我就知道即使是小孩儿天真的外表也掩盖不住他身体里一颗猥琐的心。


这种平衡没过多久就又被打破了。幼儿园新来一个小朋友。男的,对,男的。叫宋亚轩。


陈泗旭花了十秒钟就喜欢上了他。非认为在他是个女的。爱穿男装的女生。那之后他就展开了追求。被拒绝了无数次,没想到越挫越勇。所以有一段时间我和林飘一直是避着他走路的,见到他也装不认识。


无奈之下,我就去求了严浩翔。反正他鬼点子多。 然后有天趁着宋亚轩上厕所的时候严浩翔把陈泗旭带了进去。知道真相的陈泗旭悲痛到无以复加。 而作为朋友的我们一脸冷漠。


但他还是没有决定就此放弃。用他的话来说就是真爱嘛分什么男女呀。


之后不知道为什么我就莫名其妙的欠了严浩翔一个人情。如果当时天真的我知道以后严浩翔动不动就用这个人情来要挟我,我宁愿让林飘去踹陈泗旭一脚也不愿意去求严浩翔。


唉,孽缘啊孽缘。

你们更想看哪个呢?目击者还是最喜欢你的那七年?

目击者(2)

作为21世纪新好青年,本该早早睡觉的严浩翔直到凌晨还没睡着。所以他准备去吃个夜宵。他家旁边的巷子口就一家。 据说味道很好。

今天不巧,那家店提前关门了。真的是,明明之前天天很晚关门。

往回走时严浩翔听见巷子里有声响。

像是。。。男人的叫喊。

看着黑乎乎的巷子,想着自己作为一名光荣的人警察千万不能怂。严浩翔深深吸口气壮着胆子走了进去。

刚走没几步就有个女人走了出来。女人经过严浩翔身边的时候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他。

真是奇怪。。。 严浩翔这样想。

等等!那个侧脸!好像是。。。那个人!

严浩翔猛的转过身,刚想追上去又生生停住。

如果真是他,来这儿干什么? 答案呼之欲出。不可能吧。。。那个人不是对人永远很好吗,怎么可能。。。去杀人。

严浩翔快步走进巷子深处。他惊讶的张大嘴巴, 一个男人血淋淋的躺在地上!不,那甚至不能称为一个人。那男人除了头全身都被切成一块块的。。。场面极其血腥。

。。。碎尸?

严浩翔一阵恶心。连忙用手捂着嘴。颤抖着掏出手机报了警。

如果真是那个人,他宁愿不当这个警察了。自己对他。。。有太多愧疚了。


。。。。。。

越来越短,我能怎么办,我也很无奈。。。😔没错,那个人就是真源儿。预计第三章真源儿就能正式出现了!其实我想说,要不要告诉你们我的人物设定。。。又想卖个关子,怎么办。 还有这个格式真的是无力了。。。